这是一群变性模特 听她们讲讲是如何走向变性人生的

很少有人能了解到这些姑娘(曾经是兄弟)在手术后的身体状况、收入水平和家庭关系。不过摄影师Shiraz Randeria做到了,平心而论,她们活得相当爷们……

BIWTY 23

来自曼谷

最近,Biwty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了中国的一个整容手术宣传路演活动,回想这趟行程,她神采奕奕地说:“他们让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巨星!”

  尽管大家追捧的是一个变性巨星,而非超级名模,但她对此不以为意,并且,作为一个新人,她未来的工作已被一系列日程排满,包括学生时装展、百货公司的大型开幕仪式、选美比赛等。相比做模特,这位巨星更倾向于从事上电视、出席活动这样的工作。

  Biwty说:“我现在也在大学学习商业和营销,我很清楚,作为一个变性女人,我的经历也赋予了自己在公众面前的话语权,而未来我也将致力于向这个方向发展。”在泰国,最早一批出名的变性人现都已60几岁了,她们成了电视名嘴,也圈了不少粉。可以说,对于很多变性模特来讲,做主持人是一个不错的发展方向。

  “虽然父母在我小的时候离异,我随后和父亲,祖母和姑姑生活在一起,但我的童年生活很安逸。我的祖父祖母都是很开放的人,我很幸运,无论是想学习泰国舞蹈(通常男生是不跳泰国舞蹈的),还是服用激素,他们总是很支持我。我在14岁时开始服用激素,却不好意思去药店买,祖母就会让我12岁的妹妹买,妹妹会和药店的人说,这是帮我们的妈妈买的。”

  Bwity说:“我们的体内同时拥有男性荷尔蒙和女性荷尔蒙两种激素,我们服用的药物只是提升了自己的女性特质。在服用这种激素的头几个月里,我的皮肤变得更光滑,分泌的油脂少了,胸部开始凸起。现在,我对于自己成为了一个优雅的女人感到非常满意。”

BEE 27

来自碧差汶(泰国北部城市)

 

  Bee和妹妹Beau合住在位于曼谷的一间一居室内,她的妹妹在金融证券市场工作。Beau回忆说,Bee小的时候是一个很女孩子气的小男生,而现在哥哥变成了姐姐,她很为自己的小小超模姐姐而感到自豪。

  Bee的工作内容主要分为两部分:做模特和在一家制药公司做营销。她很爱这两份工作,老板和同事也很支持她。在工作之余,Bee会定期去当地的寺庙,也会约朋友,逛街购物,她说:“我总是很难买到适合自己尺码的鞋,所以正和妹妹商量,创立一个品牌,专为变性姑娘设计鞋子,我相信这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Bee了解药学知识,她知道长期服用激素将会产生的不良后果:“为了变美,我从16岁开始,每天服用激素。虽然目前状况还可以,但将来可能会有肝脏问题。目前,我还不想做手术,但我相信无论是整容手术还是医学知识在未来都会不断发展,我会等到一切更加成熟一些,再做打算。”

LOLITA,24岁

来自华富里(泰国南部城市)

 

  在问及用什么来绑自己的丁丁时,Lolita笑着说,她只是穿了泰式内裤。而这种泰式内裤,指的其实就是紧身内裤。那么一直都勒紧丁丁,这样会疼吗?答案是会,她虽然多年服用激素,已经让鸟变很小了,但还是会隐隐作痛。

  采访时,她身着一件简单的女士背心和一条牛仔裤,裤子的标签上印着“哥们儿,一切都很完美”。Lolita的父亲是泰国一名陆军少校,二人共同居住在一间两室的营房里。Lolita的父母已经离异,母亲和她的姐姐一同生活,住在泰国北部。

  而更为重要的是,Lolita的家人都很支持她的选择,并且以她为傲,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多见。Lolita说:“爸爸曾希望我成为一名军人,我在学校时非常喜欢运动,还得过校长跑冠军。我第一次服用激素是15岁:放学后,陪同学去药店,我看到在售卖的激素时,简直惊呆了。服用一个月激素之后,我的胸开始非常疼,后来就慢慢变大,所以我就用束带把胸绑紧,但最后还是被我爸发现了,他当时并不能理解我,所以我不得不离开家一段时间。”

  她还提到了自己威尔士的前男友,Lolita离开家后,与他在外同居了三年,“后来有一段时期,我们的关系出现了一些变化,我还以为他又看上了别人,没想到他告诉我,他想变成一个女人,成为一个变性人。我当时不知道该怎样看待这件事,作为我的男友,我很爱他,而从那时起,我即将失去这段感情。但是,我有什么理由不去支持他呢?”

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奇艺网 » 这是一群变性模特 听她们讲讲是如何走向变性人生的

14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