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两根脚趾却照样跑 ,探秘非洲“龙虾民族”!

在博茨瓦纳境内弗朗西斯敦市以北64公里的一个山谷中,就生活着100多个两脚趾人。这个山谷距离津巴布韦和博茨瓦纳的边境线仅2公里左右。

1.jpg

虽然曾经零星地听过一些关于津巴布韦两脚趾人的报道,但我第一次见到两脚趾人却不是在津巴布韦,而是在博茨瓦纳境内弗朗西斯敦市以北64公里的一个山谷中。这里距离津巴布韦和博茨瓦纳边境线仅2公里左右,遍地盖着非常原始的小泥屋,大约100个两脚趾人就平静地生活在这里。

1.jpg

我们的到来给这个小小的部落造成了一点骚动,不过很快他们就从拘束中抬起头来,开始谨慎地与我们交谈。36岁的贝姆巴是一个三口之家的家长,也是山谷中第一个出外谋生的两脚趾人。每到温暖的季节来临,他就去弗朗西斯敦做雇工,偶尔才回家看看。我注意到他不仅脚趾分成两瓣,一双手的手指也长得很奇特。他左手有两个大拇指,第一个拇指向骨节处歪过去,第二个和第三个手指是蹼指(即两个手指中间有蹼状物),而右手只剩下大拇指。和大多数两脚趾人一样,贝姆巴的脚非常有柔韧度,很灵活。为了证明给我们看,他用脚在地上拣起一块焦炭,并他快活地对我说,“我们为什么要强求长五个脚趾?我能把两个脚趾用得很出色!”

对自己四肢不太满意

虽然两脚趾人外出做工已有贝姆巴作先例,但部落中的大部分人还是非常害羞,不愿多和外界接触。他们生活在这个有稠密的灌木丛林地区,过着一种几乎完全与世隔绝的简单的游牧生活。尽管他们的生活和有5个脚趾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但他们实实在在每只脚只有两个脚趾,而且整个脚的形态看上去像鸵鸟的脚爪。令他们困扰的是,他们中间有一些人还有蹼趾。两个年轻的母亲,32岁的爱塔·乌克乌拉和27岁的恩都·贝奇拉都是两脚趾人,而且右手第二和第三个手指中间都有很光滑的蹼。她们对自己的四肢显然不太满意。而爱塔5岁的女儿海妮和她的好朋友6岁的奥可曼特丝,彼此都是两脚趾人而左手也都是蹼指,却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奇怪的,或许是年轻一代早已习惯了。

1.jpg

部落通婚“龙虾民族”增多

几乎年复一年,两脚趾人都在默默地寻找着他们的同类。而一些热衷于研究两脚趾人历史的学者,也一直为他们积极奔走。

道尔森是一位曾经在津巴布韦的哈拉雷国家档案馆工作过的前编年史编撰者,从一次在津巴布韦西南部郊游时偶然发现两脚趾人起,他就一直对他们产生浓厚的兴趣。于是他有计划地访问了16个两脚趾人,并把他们前七代的历史都搜集整理起来。

道尔森认为:这种变异现象,首先是由迁徙和通婚造成的。若干年前,一位有两脚趾血统的年轻妇女从其它地方来到了西南津巴布韦,当她与当地的土著结婚之后,她的两脚趾基因就开始起作用,让她的部分后代成为两脚趾人。如果在正常的风俗下,津巴布韦土著只和其他部落的人通婚,这样就会使生成两脚趾人的概率减少。可是,由于该地区稀疏的人口,两脚趾人不得不和同部落的人结合,这就使两脚趾基因继续繁衍下去。

道尔森假定的这第一位妇女从何而来呢?尽管不能证实,他却充分地假设了这位妇女来自莫桑比克的赞比西河谷。原因是目前其它地方对两脚趾人的真实报道非常少,而在莫桑比克,大量翔实的资料证明了两脚趾人的存在。

他们的脚和龙虾的脚爪形象十分相似,所以他们有时也被称为“龙虾民族”。

1.jpg

两脚趾人传说

贝姆巴的父亲在世时曾经对他讲述过:很久以前,在津巴布韦西南的一个土著部落中,第一个两脚趾的婴儿诞生了。当时部落中的人都吓坏了,以为这个孩子是被神灵降罪,为了赎罪,他们很快就杀死了他。一年后,同一个母亲又生下第二个两脚趾孩子,他同样也逃不脱被杀的命运。可是当这个不幸的母亲的第三个两脚趾婴儿降生时,人们开始觉得这不是“降罪”而很可能是“赐予”,他们终于让这个孩子活了下来。从那时起,越来越多的两脚趾孩子出现在部落中。有趣的是,并不是所有两脚趾家族的孩子都是两脚趾人。像贝姆巴的5个孩子,头两个男孩都长着很正常的5个脚趾,其他的3个才是两脚趾人。

1.jpg

两脚趾人谜底

尽管两脚趾人对自己怪异的肢体抱着平常心,但还是引起了世界医学界的高度重视。南非约翰内斯堡的威特沃特斯兰医科大学解剖系主任菲利浦·蒂比阿斯教授,经过长期的观察和临床研究,终于向人们揭开了两脚趾人的谜底。

原来,这种变化既不是神灵的惩罚,也不是自然的选择,而是一种变异性疾病,在医学上称为“龙虾脚爪综合症”。这种病的个别案例在世界各地都有记录,惟独在非洲这个部落,这种病变成了一种普遍现象。

菲利浦教授说:“这是一种简单的显性基因造成的遗传变异。携带基因的本体不会发生变异,而父母中要有一方携带这种基因,就会在下一代的身上造成遗传变异。在受这种基因控制的胎儿的孕育期中,具体说是在非常早的胚胎形成时期,这种显性的等位基因就开始干扰了四肢分裂的普通形式,于是在四肢刚刚开始分裂时就形成了不是5个而是两个脚趾。”

对于赞比西河谷的大量两脚趾人的存在,菲利浦教授解释说,那是在部落内部选择结婚对象的直接结果。因为这种显性基因如果只发生在一对或几对夫妇中,很可能由于下几代的再次选择而消亡。而像赞比西河谷这样大的基因变异群体,除了部落内部通婚范围大别无其他原因。

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奇艺网 » 只有两根脚趾却照样跑 ,探秘非洲“龙虾民族”!

0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